新浪财经

资管大咖共商行业趋势:权益类理财占比将逐步提升 养老、ESG或为发力方向

界面新闻

关注

原标题:资管大咖共商行业趋势:权益类理财占比将逐步提升,养老、ESG或为发力方向

记者 | 刘晨光 张艺

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席卷,客户行为模式的改变、监管政策的趋严,全球财富管理市场会呈现出哪些新的趋势?蓬勃发展的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又有哪些新的机遇?

12月5日,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8届全球年会上,来自世界主要资管机构的高管共同探究了中国资管行业未来的整体发展趋势。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的居民财富正在从房地产向金融资产转移,未来公募基金类产品占比将逐步提升。

权益类理财占比将逐步提升

我国的资管和财富管理行业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执行总裁李彤指出,我国财富和资产管理业务起步相对较晚,但是近几年的发展非常迅速。根据BCG数据统计,我国是全球第二大资产管理市场,截止到2020年底,不包括理财的内地资本市场规模AUM9.4万亿美元,此外香港资产管理业务规模是4.5万亿美元,其中包括了近1.5万亿美元的私人银行和私人财富管理。

李彤分析,2020年纳入银行理财和部分非标业务后在岸总的资本规模大概在15万亿美元左右,其中银行理财大约4万亿美元,公募基金3.1万亿美元,私募基金2.6万亿美元。

李彤认为,随着我国资本市场日益成熟,直接融资比例不断上升,科技创新上市企业的持续成长以及与香港等国际金融中心的互联互通,投资人能够在全球市场进行优质的资产配置。其中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等专业的资本市场机构能够较好地贴合家庭增配金融产品,特别是股权产品的需要,将在推动共同富裕、发展直接投资、支持经济转型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贝莱德中国区负责人汤晓东看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当前有着较好的时代背景。他认为自监管新规出台以来,财富逐渐向净值化转变,在防范风险的同时真正促进财富市场投资于实体经济,为投资者提供市场化收益。

“随着资本市场改革的不断深化,对境外资本不断开放,投资境内市场的额度限制逐渐放宽,股票市场交易的互联互通,如沪港通、深港通等机制也丰富了跨境投资的平台和渠道。在牌照方面,从允许外资机构控股证券公司和合资理财公司,到开放外资、独资、公募等一系列的举措,很大程度上加速了境外机构在华业务的设立和海外经验的引入。”汤晓东说道。

李彤坦言,2020年我国的开放式公募基金中有40%是货币基金,股票型的基金只有10%左右,混合型的占比是22%。同国际比较,美国的共同基金中的80%以上是非货币基金,50%左右是股票基金,“可以预见,伴随着未来我国家庭金融财富配置需求增加,由专业机构管理的权益类资产,将是广大社会群体参与我国经济创新发展红利的重要渠道,使社会收入群体参与到财富和资产管理市场,也是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

“目前中国的长期资本配置市场大部分资金仍投资于储蓄、房地产等资产中,随着资本市场制度的日益完善,如何通过丰富创新的投资产品吸引长期的资金入市是未来发展的重点。”汤晓东说。

国投瑞银总经理王彦杰指出,当前的总体状况和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美国比较接近,就财富管理的角度来看,它体现两个特征。第一是居民财富的累计正在快速增长;第二个即是居民的资产配置的结构正在发生比较大改变,对金融产品的需求正在快速的增加。

华安基金总经理张霄岭陈述了资管结构变化后的数据。最大的变化即是公募基金的管理规模,还有私募基金管理规模占比上升,信托、证券资管,还有一些子公司的专户业务规模占比下降。“比如说公募基金的规模占比,从三年前的11.7%,现在上升到了18%,成为第二大的资产管理产品,仅次于银行的理财。信托的规模占比从2018年的20%,现在下降到了15%左右,这还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张霄岭说道。

张霄岭认为,“另外一个变化是居民财富和资产的大转移,现在中国的居民财富正在从房地产向金融资产转移,从稳健型的比如理财、信托这样的产品向股票基金这样一些风险资产转移。”

养老、ESG或为发力方向

“成熟的国家的资管中,20%左右是养老金,而且养老金里面一半是投资于美国的共同基金,以此进行跨生命周期的现金流管理。”

“我国面临严峻的人口老龄化挑战,养老金的支出压力较大,而养老金的可持续性和较高的养老金替代率,不仅是发展银发经济的物质基础,更是使现代年轻人安心消费的关键前提,国际经验显示,单纯地依靠储蓄恐怕很难抵抗通胀,满足未来养老消费支出需要财富管理提供长期收益。”她分析指出。

李彤认为,过去几年我国社保,也就是社会保障基金,通过股票、债券等资本市场投资取得了较高的收益率,增厚了我国社保体系的财富储备。因此未来鼓励居民通过财富管理业务进行养老储备,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将有助于减轻养老的财政负担,保证养老体系的可持续性。

汤晓东也认同养老型投资产品是能够引导长期投资非常有效的解决方案,并且能够帮助中国积极应对亟待解决的养老难题。

“目前,我国的养老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主要以第一支柱为主,随着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深,第一支柱2035年之后将难以支付退休人口所需的养老金数额。另外中国居民对储蓄的偏好并不足以保障其未来的养老生活。因此,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产品将对促进储蓄向养老投资的转化,以及建立长期投资理念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汤晓东认为,在未来具有保障本金、拉长投资期限、满足各年龄段人群的个人养老投资产品能够帮助居民实现资本的长期稳健增值,使居民真正拥有体面的退休生活。

除此之外,汤晓东指出,和养老型投资一样,可持续投资是当下具有高度社会性意义的投资主题,也是资本市场重新配置中一项重大的结构性变化。根据贝莱德在全球范围的测算和观察,这一投资趋势已经深深影响到资产与财富管理行业客户对投资组合的需求改变。

2025年可持续投资的资产管理规模把它们的投资组合中从2020年的18%提升到37%,投资者对可持续投资的重视不仅仅在于其对环境、社会和治理的正向作用,同时也在于可持续投资带来的超额收益,尤其是在市场下行的时候,可持续投资的策略被证明更具有韧性。”汤晓东说。

汤晓东坦言,在此基础上,财富管理客户对可持续投资的需求也在投资主题、策略、风险和收益方面等各有不同,随着可持续投资在中国越来越受到政府和监管层面的关注,如何将其系统有效地纳入自己的投资解决方案中,提供符合不同客户需求的可持续投资策略将是未来中国投资财富管理机构需要思考的一个发展方向。

“这不仅仅需要数据、技术和分析工具的支持,更需要机构自上而下地贯彻ESG评价的体系,将其各个策略的投资流程与风险管理进行有机的结合。”汤晓东说。

迈达斯国际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Soonyoung Chang指出,全球的疫情、通胀、利率带会带来一些相互关联的影响。气候变化、环境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一个核心的部分就是“减碳”。

Soonyoung Chang表示,越来越多的全球性的投资行业客户都在要求环境和社会方面的一些收益,除了财务回报以外,他们对于环境和社会的要求也很高,这些投资者要求他们的投资能够为更好的环境、更好的社会带来贡献。“把这些全都考虑近来,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将这些ESG的因素纳入到投资的决策当中是现阶段的重中之重,对于所有的财富管理公司来说都是这样的一个目标。” Soonyoung Chang补充说。

加载中...